茂名锡器机构

来源: 发布时间:2022-12-01

  锡制品的特殊物理性能,人们也能熟练地加以利用。周密《志雅堂杂抄·卷上》有:“眼药有九龙膏,方用冬青叶一栲栳,洗净,投锡器内,用水满煮令黑色,及一半起,入宣黄连十两,洗净剁碎,入冬青水中煎,慢火熬至有一盏,胶粘如糖,然后取起,重娟滤过,令极冷,入脑子二钱半,罐子内封藏。每用少许点眼。”宋代张世南《游宦纪闻·卷五》则有:“以笺香或降真香作片,锡为小甑……”等记载。
  宋代及明、清社会生活为题材的许多章回小说也屡屡提到锡器或制锡工具。《聊斋志异》有个害人反害己的故事,描述了能下两种酒鸳鸯锡壶。《红楼梦》形容贾府的污浊,不止一次用了“扒灰的扒灰……”有人考证,旧时人们祭祀,以锡箔包作银锭状,化而为冥钱,灰烬中常余锡渣,久之,沉积渐多,有人搜求以利市,被人称为“扒灰”,乃隐指偷锡(媳)。
锡器、漆器于一身,这是什么神仙颜值?茂名锡器机构

锡器

锡器制作
锡器,以锡为原料加工而成的金属工艺品。打锡师傅根据需根据需要,用圆规、尺子等画线,用剪刀裁剪成需要的尺寸、形状,多余的边角料则回收利用。再将各个部件敲打成型之后,用电烙铁点一点锡水将各个部件焊接起来,一个锡器就成型了。打制一件锡器的工艺十分繁杂每一件作品都是打锡师傅的心血结晶有的锡器虽然年代久远已经失去了当年的光泽但它们于古朴中透着精致,别有韵味。锡器沉敛悠悠,却是深邃。老旧斑驳的外表下,显露出一种充满岁月的美,即使是外表褪色暗淡,也无法阻挡这种震撼的美。中国香港锡器郑重承诺锡制品的真正普及是在宋元以后。

茂名锡器机构,锡器

这些锡器是如何打制出来的呢?刘师傅坐在小板凳上,为我们演示着一个个步骤。打锡工艺的流程较为复杂,但在他的操作中,又是那样的得心应手。他说,打锡,论步骤有七步:溶解、压片、裁料、造型、焊接、打磨与装饰。先用坩埚炉把旧的锡具或买来的锡融化。他还改良了工艺流程,用上了鼓风机。问他在哪里买锡,他说有时会到深圳华强北大市场,“深圳”这个地名一说出口,让我觉得他的“与时俱进”和“创新求变”,真是高人在民间。用坩埚炉把锡融化成锡水,然后把两块红石板对合着,石板相对的两面,附着黄色的细草纸,为了怕滚烫的锡水烫烂黄草纸,刘师傅发明的土办法,在黄草纸上凃抹一层细石灰,这样,黄草纸可反复用多次。在两块石板之间,压着一根细麻绳,把绳子圈好要打的锡器的样子,绳头留在板外,把锡水由绳口慢慢倾倒进去,两块石板一夹,就成了锡片,麻绳的粗细,决定了锡板的厚度。紧接着,他根据所做器具的形状,用自制的圆规在锡片上画圆后,将锡片裁剪好,用小铁锤在砧木上锤打,打出初步的形状,接着用烙铁焊好接缝,再放到铁砧上反复敲打。

一锤一锤,将自在、欢喜和满足叫醒;一锤一锤,把大豆、芝麻和稻谷催熟;一锤一锤,敲响了寂寞而出彩的时光。***一道工序是抛光。抛光的工具是一个特质的木制轮子,把锡具卡在上面,架在两个条凳上,用一个粗的棕绳牵制着轮子,两个脚上下踩动,锡器转动着,刘师傅的眼神也转动着,他用刮刀一遍遍刮着自己的作品,或用砂纸打磨,不一会,一件表面光亮平整的锡器就新鲜出炉了。每打制好一件锡器,刘师傅都会把“刘孔锺记”打印在醒目的位置,这似乎可以活过时间的器皿,保留着一个传统手艺人全部的心血和汗水。那器皿上流淌的哑暗时光,有温度,有情意,这也是一直我喜欢手工制品的本真缘由。静下心,与一件件锡器对视,我似乎能闻到别样的气息。清代的锡茶罐已经超脱出民间物的范畴,成为参与成就雅趣活的部分。

茂名锡器机构,锡器

明清以来,文人锡器的出现,更使锡器跻身于珍品雅玩之列。到了民国,锡器更成为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有的军政大员和豪门富户为追求时髦、讲究气派,还提供图样让锡匠打制莲花吊灯灯座,然后悬在舞厅或客厅,以此炫耀。锡烛台平民百姓购置不起大套件,但在儿女婚嫁时,一对锡烛台也是必备之物。后来,随着价格低廉的玻璃制品、铝制品大量面世,以及机器大生产的普及,手工锡制品渐渐失去了生存空间,民间锡业也逐渐走向没落。锡之器锡,作为大名鼎鼎的“五金”(金、银、铜、铁、锡)之一,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与金银相比,它价格低廉;与铜铅相比,它不易生锈且对人体无害。古时候,人们就常在井底放上锡块,以净化水质。以锡为原料加工而成的锡器,以“色如银,亮如镜,声如馨”而独具特色,因锡金属的特性而享有“储茶味不变、盛酒酒醇香、插花花长久、饮水水清甜”的美誉。它富有光泽、不易氧化,有很好的杀菌、净化、保温、保鲜效用。生活中常用于食品保鲜、罐头内层的防腐膜等。湖南锡器品牌

解放后,道口几家锡器店组成合作组,1967年并入县五金厂,每年约为省外贸局及广州宾馆订做3000公斤锡器。茂名锡器机构

如今,打锡村的男人,大多数都干更加赚钱的营生了,只有刘孔钟老人,还一直坚守着这个传统手艺。他把手艺传给了大儿子刘孟桓和三儿子刘孟桢,他希望这打锡的手艺能一直延续下去。不过,我不免担心起来,他的孙辈个个会读书,有出息,将来,有可能不会从事这一打锡的行当。现在,有人把“打锡”提升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高度,还有的打锡匠被请到省城参加“非遗”博览会,现场施展手艺,这应该是打锡人比较高兴、**自豪,也是**无奈的事情了。社会在变革,生活在改善,而今,塑料制品、不锈钢制品代替了原先耐用的锡器,真不知道这打锡匠还能走多远?一只火炉,一把锤子,一颗执著的心,一缕耐得住寂寞的情愫,它们会在哪个时间段老去吗?总有一些东西,用消失来证明它的珍贵。“一粒米里藏世界,半壶水里煮乾坤”,在有樟树、有溪水、有鸡鸣、有狗叫、有炊烟的村庄,刘孔钟看似强大的内心,不知能不能滋养渐行渐远、渐远渐弱的锡匠人生。茂名锡器机构

深圳市廖达工艺制品有限公司致力于礼品、工艺品、饰品,是一家生产型的公司。公司自成立以来,以质量为发展,让匠心弥散在每个细节,公司旗下锡器工艺品,茶具酒具,奖牌奖盘,茶叶罐深受客户的喜爱。公司将不断增强企业重点竞争力,努力学习行业知识,遵守行业规范,植根于礼品、工艺品、饰品行业的发展。廖达秉承“客户为尊、服务为荣、创意为先、技术为实”的经营理念,全力打造公司的重点竞争力。